长沙到北京旅游

www.50490.com
  • 网站首页
  • 北京旅游
  • 自组旅游
  • 北京新闻
  • 吃在北京
  • 住在北京
  • 行在北京
  • 游在北京
  • 购在北京
  • 娱在北京
  • 客服中心服务热线:15387558448(值班王经理) | 15367817123 | 13036781962 | 15084984845 | 0731-88422550 | 18670038628微信
    您当前位置:长沙到北京旅游 >> 娱在北京 >> 浏览文章

    广安门外曾经只有一栋楼

    发布时间:2012-04-18 08:32:41 | 浏览次数:

      广安门外曾是金都的核心区域、北京城市的发源地,亦是通往丰台、房山乃至保定、石家庄的交通要津。但是解放后很长时期,从广安门关厢到六里桥的广外地区,商业区仅局限于关厢附近,马连道以西全部是农田。广外地区第一座楼房出现在1957年,就盖在广外北街北段的路西,是幢沿广外北街南北坐落的四层红砖楼房,当时周边的居民管这座楼叫“苏联专家楼”。

      这幢被周边居民称为“苏联专家楼”的楼房,其实是北京第二机床厂的家属宿舍楼。我们家与二机床厂六十多户职工,当年曾有幸住进了这座新楼。这座楼盖好后的至少十几年里,一直鹤立鸡群,始终是广外地区标志性建筑,也是广外地区唯一的一座居民楼。

      上世纪五十年代那会儿,我父亲刘传俊曾是北京第二机床厂的车间主任。父亲是1930年参加红军的,长征途中双耳震聋,到陕北后成为延安兵工厂工人。由于爱搞技术革新,还曾当选过边区劳动模范。1949年2月父亲进入北京后,参加了北京第一机床厂的筹建。过后不久,父亲又参与第二机床厂的筹建,并先后担任了车间主任与科长。

      说到第二机床厂,据说前身是个军械所。抗战胜利以后,国民党为了打内战,在当时的北平设立了华北剿匪总司令部,华北剿总又在广安门外的达官营南建立了华北剿总军械所。当年这个剿总军械所身份特殊,所以也目空一切,与横行霸道的宪兵水火不相容,双方1948年曾发生过大规模火拼。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建立的北京第二机床厂,就是在这家军械所的基础上改建的。

      伴随着北京第二机床厂的建立,广外北街西部的大片地区成为了二机床厂的宿舍,不过除了“苏联专家楼”这个孤零零的四层楼房外,好长时间里,广外小马厂到天宁寺、关厢一带,铁路以东的广外大街以南地区,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以前,方圆几公里再没有其他的居民楼。那时广外这一带除了“专家楼”之外,其实还有几幢楼房,但那都是附近几家单位里的办公房。

      说到其他几家单位,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起,广外这一带还陆续建起八一电影制片厂、北京商业储运公司,还有广安门火车站、广安门牛奶厂,另外北京扑克牌厂、北京唱片厂,钢厂、硬质合金厂……陆陆续续这么多的单位进驻,广外关厢地区也一下子开始繁荣起来。

      当时广外的邮局、银行,商店、饭馆、旅馆、电影院、澡堂、理发馆、照相馆、自行车铺、鞋铺……这些全都集中在关厢,极大方便了广外北街一带的居民。很长时间里,广外地区的单位按月给每个职工发澡票、理发票,凭票在澡堂、理发馆消费。

      那时广安门牛奶厂位于广外北街东侧,蒸汽轰鸣与玻璃奶瓶碰撞声,曾经长年回荡在广外北街的上空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北京的牛奶非常珍贵,父亲因为是老红军才有机会订上一瓶牛奶。小时候我们姐妹经常排队取奶,提着木条钉成的小筐用空瓶换奶,曾经我们非常兴奋与炫耀。

      对广外北街的深刻记忆,还有广外北街南口的那家人民饭馆。有一次去吃面条,忘记找钱就匆匆走了,几天后才想起还没找钱这事儿,于是路过人民饭馆时进去询问了一下,也没有抱多大希望。没想到,服务员当即取出特意保存的两元六角钱,交还给我。

      与关厢一带的热闹相比,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以前,马连道那一片儿则是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仓库,没有任何商业服务机构,一到夜晚冷冷清清空无一人。太平桥东里与三义里地区也全都是平房,周边还有不少农田。

      另外,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里,广外北街的环境一直不是太好,晴天尘土飞扬,雨天道路泥泞。一百米开外的护城河两岸,没有树木也没有草,河边浮沙就是沙尘的发源地,包括广外北街在内的周边,也深受扬沙的困扰。护城河的河水也是臭气熏天,夏天根本不会有人去河边散步休闲。现在的手帕口桥北边,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,还曾有一个北京农民服务所,供赶着马车进城的人与马休息,马粪尿的臊臭气能一直传遍小马厂至达官营、关厢的广外广大地区。

      广外北街的巨变始于改革开放,特别是上世纪九十年代,沿护城河建起了十几公里长的美丽的滨河公园,两岸绿树成荫,花草遍地,河水清澈见底,扬沙也彻底消失了。关厢至湾子的广外地区,曾经的清一色平房,只有广外北街“专家楼”一幢居民楼,现在也是高楼林立了。

      广外北街扩宽了一倍,又铺上了沥青,街边小区内的道路也全铺上了砂砖。两座高大的星级宾馆,分别在广外北街南口路东与路西拔地而起。广外北街两侧的大片平房与牛奶厂彻底拆除了,建起了时尚的花园小区与美丽的街心公园。最近几年,广外北街及周边楼房还进行了“平改坡”,楼房外立面与楼道全部重新粉刷,楼房全都安上了门禁,多年的违章建筑彻底拆除。供农民马车留宿的农民服务所,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彻底拆除了,几年前变成了花园。

      现在这一带,小超市林立,大型超市也有六个之多,小区居民居家购物近在咫尺。社区里也建立了社区医院,有个小病小灾的不出小区就解决了。美丽的滨河公园与街心花园为居民提供了极大的便利,近水的广外滨河路一带,已成为理想的居家场所。

      曾经的北京第二机床厂原址,如今早就变成了南城第一座五星级宾馆希尔顿逸林,还有朗琴国际商务楼、远见名园与豪华的朗琴园小区。广外北街乃至整个广外地区,城市改造走在了前边,成为南城最繁华地区之一。

     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前,广外仅有6路、19路两条公交线路,晚上没有路灯,全部道路为砂石路。现在的广外,几十条公交线路通达全市。

      一滴水滴可以折射太阳,小小的广外北街,折射出了北京的沧桑巨变。

      广安门介绍

      广安门原先叫广宁门、张仪门、彰仪门,位于外城西垣正中偏北,建于明嘉靖年间,是进出京城的主要通道,清道光年间改名广安门。乾隆年间昆山顾森所写的《燕京记》中,对广安门的记述是:“外城七门,面向西者广宁门,西行三十里卢沟桥,过桥四十里即是良乡县,为各省陆路进京之咽喉。”

      曾经的广安门城楼,也已经不复存在。这座城楼原高两层,是重檐歇山三滴水楼阁式建筑,灰筒瓦绿琉璃瓦剪边顶;城楼和城台高耸,瓮城为圆角方形。民间流传的《里程歌》里这么描述广安门城楼:“彰仪门城楼九丈高,小井大井卢沟桥……”

      东闹市口 每个胡同都有学校

      1948年7月,我家搬到东城的西观音寺95号,就是已经消失的东闹市口一带。当年的东闹市口,十分像个“非”字,北口两边是东观音寺胡同和西观音寺胡同,中间是东裱褙胡同和西裱褙胡同,南口是苏州胡同和苏州胡同下坡……

      那时的东闹市口,几乎有胡同就有小学,有东观音寺小学、西观音寺小学、裱褙胡同小学;东闹市口北口连接方巾巷,把口有象鼻子中坑小学;南口连接沟沿头街,把口有沟沿头小学;再往南,路东的盔甲厂里就是我初小就读的汇文一小。路西有私立健青小学和公立江擦胡同小学。

      初小毕业后,我去报考裱褙胡同小学高小,第一场考算术,一看考题我全会,于是兴奋之下一挥而就答完了。

      回到家奶奶问我考得怎么样,我答:“全会!肯定100分!”吃饭时突然想起不对劲,喊一声:“坏啦!”扭头就往外跑。跑到裱褙胡同小学,正好看见老师抱着考卷要走,我气喘吁吁上前:“老师!我忘写名字啦!”看我急得满头大汗,老师把我准考证上的姓名记下来,然后告诉我:“考卷已装订好,看不到写名字的地方了,判分时也不能打开。如果这一沓卷子只有你一个人忘写名字,学校好办,如果有两个人忘写名字,就不好办了!”我沮丧地走回家,奶奶知道后,拉着我又去了学校找到校长,得到了同样的答复--那次考试没写名字的有仨,于是我没上成裱褙胡同小学。只好进了私立健青小学,六年级又考入公立江擦胡同小学--热闹非凡的闹市口周边共有八个小学,居然四个与我有关联。

      那时我家住的西观音寺95号,红色大门里有三个院子,我家住在第一个院子里。出了红色大门右拐就是闹市口北口。东闹市口那时也不宽,并排走四个人就挤了,长不足百米,胡同两边都是店铺,吃的、穿的、用的,无所不包。

      八月节奶奶带我去点心铺买月饼,自来红、自来白,做得皮酥馅软,满口香甜,正适合老人、孩子的口味。我还喜欢提浆月饼,外表有咬头,里面的小料品种特多,还有冰糖渣,特好吃,不像现在的广东月饼油太大,咬一口直糊嘴。

      附近还有家专做山东馒头的店铺,一块厚墩墩的面板后面有块厚石板,上面有个大圆洞,露在面板上方,洞内插一根光滑的大木棍。和面时木棍放在面上,一个人用木棍从上向下揉压,然后往面上撒干面粉,再用棍子揉压,不知要反复压多少次,面才能和好。每次路过,我都好奇地要站着看一会儿。奶奶说这叫戗面馒头,吃起来又筋道又香甜,好吃;过年时奶奶带我去布铺扯布,给我做新衣,还要去肉铺买个大猪头。

      年初五一过,东闹市口一带店铺开业,敲锣打鼓放鞭炮踩高跷,一直热闹到周边的胡同里。那时东闹市口一年里都很热闹,整个一小号儿“大栅栏”。

    上一篇:北京梅兰芳大剧院
    下一篇:中国文房四宝第一街诞生

    >>相关文章: